1. 首页
  2. 银行新闻

苏农银行上半年净利增速放缓至2.23% 股权质押率超20%

在计提信用减值损失、所得税费用等支出大幅增长的影响下,江苏苏州农村商业银行(下称“苏农银行”)上半年净利增速显著放缓,与此同时,该行股权质押比例高达24.38%,为该行股权结构留下一定隐患。

日前,苏农银行发布的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苏农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9.24亿元,同比增长10.36%,归母净利润5.93亿元,同比增长2.23%,而去年该行营收和净利的增速均在10%以上。

资产质量方面,上半年苏农银行不良贷款率1.24%,较去年末下降0.09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67.05%,较去年末上升17.73个百分点,关注贷款占比3.94%,较上年末减少0.22个百分点,各项指标向好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苏农银行前十大股东中有八位股东质押其所持有的该行部分股权,占总股份的比重为19.36%,报告期内该行总体股份质押比例高达24.38%,股权质押率在A股上市行中居于高位。

对于净利润增速放缓、股权质押率较高等问题,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苏农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主要股东质押股权属正常现象,对该行并未造成不良影响。

净利增速降至2.23%

中报显示,报告期内苏农银行资产总额1328.11亿元,较去年末的1259.55亿元增长5.44%,贷款总额734.89亿元增长7.71%,负债总额1210.01亿元,较去年末的1143.3亿元增长5.83%,存款总额1032.13亿元,较去年末的959.56亿元增长7.56%。

盈利方面,今年上半年苏农银行净利润增速明显放缓。报告期内,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9.24亿元,同比增长10.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3亿元,同比增长2.23%,而2019年该行营收和净利增速依次为11.79%和13.84%。

值得注意的是,苏农银行上半年营收主要依靠非利息净收入拉动。报告期内该行利息净收入仅微增0.02%,净息差和净利差为2.41%、2.22%,分别较上年末下降0.3个百分点、0.32个百分点,盈利能力整体呈弱化趋势。

相比之下,苏农银行的非利息收入增势更为强劲。今年上半年该行非利息收入4.75亿元,同比增长61.17%。出现较大涨幅的项目包括,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增长73.49%至8440.7万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增长209.56%至4218万元,汇兑损益增长264.33%至2090.5万元,资产处置收益增长7052.07%至841.2万元,主要原因是上半年该行理财和代理业务手续费增加,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上升、结售汇规模扩大,且股东资产处置收益增加。

记者注意到,尽管上半年苏农银行的营业收入平稳增长,但营业支出显著上升,且涨幅超过同期营收增幅。报告期内该行营业支出12.22亿元,同比增长12.19%,信用减值损失、税金及附加分别增长28.42%、10.84%,而业务及管理费出现了小幅下降。

此外,苏农银行的营业外收支也进入下滑通道。上半年该行营业外收支净额32万元,较去年同期的344.7万元,同比骤降90.72%。主要原因是该行营业外收入减少10.02%至476.6万,营业外支出增长140.32%至444.6万,共同压缩了利润。

与此同时,上半年该行的所得税费用也远超去年同期,大幅增长46.7%至1.13亿。对于上述项目变化幅度较大的原因,该行在年报中解释称,上半年因捐赠增加导致营业外支出增幅逾140%,而所得税费用的上涨系“汇算清缴”所致。在营业支出、营业外收支、所得税费用的综合作用下,该行净利润增速由两位数降至2.23%。

八位主要股东质押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苏州农村商业银行成立于2004年8月25日,是自银监会成立后新体制框架下全国第一批挂牌开业的农村商业银行。2016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9年更名为苏州农商银行,截至2020年6月末,注册资本为18.03亿元。

截至2020年6月末,苏农银行前十大股东分别为亨通集团有限公司(6.93%)、江苏新恒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6.85%)苏州环亚实业有限公司(5.94%)、吴江市恒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2.42%)、吴江市盛泽化纺绸厂有限公司(2.32%)、立新集团有限公司(2.11%)、吴江市新吴纺织有限公司(1.32%)、江苏恒宇纺织集团有限公司(1.08%)、吴江市新申织造有限公司(1.01%)、江苏东方盛虹股份有限公司(0.98%)。

据半年报披露,报告期内,苏农银行前十大股东中八位质押其所持有的该行部分股权,质押股份合计3.84亿元,占总股份的比例为19.36%,其中,七位股东质押股份数量超其所持股份的50%。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总体股份质押比例为24.38%,股权质押率在A股上市银行中位于前列。

今年以来,苏农银行多位主要股东频繁质押其所持有的股份。2020年3月31日,该行第二大股东江苏新恒通将其持有的3200万股股份质押给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同年5月21日,第三大股东苏州环亚将其所持有的4290万股股份质押给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同年7月13日,第一大股东亨通集团将其持有的合计5300万股股份质押给无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述质押融资资金用途均为补充企业经营性资金。

股权质押比例偏高并非个例,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苏农银行,郑州银行、浙商银行、江阴农商行等多家A股上市银行股权质押比例均超20%。而非上市银行更是股权质押的高发地。贵州乌当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中五位将股权进行质押,占总股本的比例逾20%。温州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该行前十大股东中七位质押股权,占该行总股份数的27.18%。此外,六安农商行、大兴安岭农商行的股权质押比例均超过40%。

对于银行频繁质押的现象,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受到经济下行和疫情等多方因素影响,部分企业资金面临较大压力,融资需求迫切的情况下通过质押股权获得资金。另一方面,部分银行股东入股是为了获得增值收益,将其作为套利手段。

“正常情况下,股权质押不会对银行产生负面影响,但如果质押比例过高,该行主要股东或将易主,进而影响银行的稳健经营和相关决策,甚至产生内部纠纷。”上述行业人士表示。

为了缓解银行股权质押风险,监管部门多次出台政策加强股权管理力度。2013年,监管发布《关于加强商业银行股权质押管理的通知》,要求商业银行要抓紧完善银行股权质押管理体系,结合实际出台股权质押管理办法,规范银行股权质押的办理流程、备案要素、风险评估要求和后续跟踪措施。2018年,原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对规范股权结构不清晰、违规开展关联交易、股权持股比例不合规等现象进一步作出规范。

今年7月4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在首次公开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答记者问时表示,将进一步提高股东股权监管水平,加强股东和资金来源的穿透监管,确保股东资质和资金来源合法合规,规范股权质押、股份转让等行为,完善关联交易监管制度。

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苏农银行亦采取措施释缓股东相关风险。2019年苏农银行发布修订后的股权管理办法,提出股东质押该行股份数量达到或超过其持有股份的50%时,其在股东大会上的表决权将受到限制。此外,股东在该行的借款余额超过其持有的经审计的上一年度的股权净值,不得将该行股票再行向任何主体质押。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subt.com/yinhang/yinhangxinwen/228338.html
本站所有数据资料均来自第三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R-金融网不为内容负责。